家长为何反对减负? 谁是培训机构的大帮手?

阿卡索 56 0

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和应试机构区别_英语专业去培训机构就业好不好_应试类英语培训机构

很多人可能没有想到,是否应该减轻负担已经成为一个问题,甚至遭到了家长的激烈反对。 前段时间,《教育部,请不要给孩子减负》一文在网络上热传。 当天早上就达到了10万+,点赞数也超过1万。

全国两会期间,减轻教育负担的话题持续发酵,相关文章不断涌现并广为流传。 这至少说明他们不想减轻自己的负担,代表了一些人的观点。

这让我想起20年前的类似场景。 1998年,在第一次大规模减负期间,北京要求关闭所有校外补习机构。 当时,让北京最大校外培训机构京城文化学校校长王国新最头疼的不是学校停课、收入减少,而是家长的激烈抗议:你可以不要关闭它!

01

20年一个周期,减负有错吗?

为了让孩子全面发展、健康成长,减负一直是教育部门在应试教育管理几十年后,特别是近20年来不断强调的重大教育政策之一。年。 然而,政府煞费苦心的减负政策却遭到了一些家长的反对。 这不是政府第一次减负不力,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中国孩子的教育负担是世界上最重的。 这个总体结论应该是正确的,并且没有太大争议。 既然负担重,为什么我们还反对减轻呢? 为什么? 等这股热潮过去之后,我们需要冷静地分析一下原因。

不同职位的人有不同的负担阿卡索,并没有什么区别。 一刀切的减负政策确实存在缺陷,需要适当反思和调整。

负担是一种心理感受。 如果你喜欢玩游戏,三天三夜都不会觉得累。 如果你不喜欢学习,10分钟就会是一种负担。 负担的绝对值与每个人的期望和定位直接相关。 对于那些有远大追求和抱负的学生和家长来说,客观上负担一定很重,但一旦成为一种主动行为,可能就不再是负担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表示,“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什么是奋斗? 至少这并不容易,需要为自己的理想和目标而努力。 因此,对于一些有志向的学生来说,多努力、多学习是适当的。

长期以来,一些伪专家和舆论为公众编造了一个虚假故事和错位嫁接:英国和美国的高等教育是无负担的、快乐的教育,最终孩子们却受到了伤害。非常成功。 事实上,英国和美国的教育完全是两条道路。 对于以私立学校(包括区县学校和公立学校)为代表的精英之路来说,负担并不比我们轻,甚至更重。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好人,无论在哪里都不容易。 客观地说,负担很重,这是我们大家都需要认识到的。

受文化传统影响英语,中国家长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大多抱有极高的期望。 因此,客观上负担必然是沉重的。 认识到这些基本现实,我们知道有必要在学校系统中为有更高期望的学生和一些有学习空间的学生提供条件,无论是出于功利还是非功利的原因,以便他们能够学习更多,多写点作业,晚点再回去。 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超越教学大纲学习,也不必在什么时间完成学业。 同时,采取各种措施提高教师的教学质量,提高学校教育的效率,最大限度地满足学校的这些需求,最大限度地减轻学生的负担,就显得更为重要和理想。

但遗憾的是,虽然减负指的是减轻过多的学业负担和心理负担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和应试机构区别,但有些地方的减负做法却忽略了这部分差异。 一切减免都要做到,一定要放松,没有负担。 这难免会引起一些有更高追求的家长的反对。

有些地方非常夸张,无限放大,甚至要求取消正常的期末考试和期中考试。 即使有最后的检验,也得不到结果,这就是所谓的“乐翘”。

伴随着对孩子教育的高期望,无论正确与否,这种需求都是客观存在的。 如果在这里受到抑制,那么它就会在那边生长。

近年来,随着政府大力减轻学校负担,学习负担大规模转移到课外辅导班,形成所谓的减课减课,客观上使得课外辅导机构非常受欢迎。

据好未来(学而思)披露的年报显示,2012财年至2017年年均增长率为646%,近三年市值增长近10倍。 培训人次方面,好未来从2013年的82万人次增长到2017年的393万人次,呈现加速增长趋势。

不仅仅是联业。 2016年起,新东方的主营业务不再是留学考试,而是转向国内中小学培训。 根据最新财报披露的数据,新东方友能中学和跑跑英语的营收规模与好未来相差无几。

谈及近年来课外辅导班的快速增长,一位上市公司的副总裁开玩笑地告诉我:“感谢政府的帮助!一是放学早,孩子们无处可去,所以,上补习班不如上网吧;第二,学校只注重减法,需要学习的东西都转移到了课外。补习班。”

这提醒我们要准确认识合理负担。 如果我们在课堂上不给机会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和应试机构区别,我们就会转向课外活动。 更重要的是,从课堂内转向课外需要经济支持。 从另一个维度来看,这种减负实际上进一步拉大了教育差距,影响了教育公平的实现。 这确实是我们以前减负政策中没有想到的,也是今后需要考虑的。

如果学校教的多,布置的作业多,逼着辛苦,那么课外培训班上,每一分钱都是家长付给培训机构的。 为什么他们要花钱让孩子接受额外的教育? 负担?

02

中国父母疯了吗? 是谁造成了他们的疯狂?

父母疯了吗?

当然不疯狂。

应试类英语培训机构_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和应试机构区别_英语专业去培训机构就业好不好

中国父母比任何国家都更重视孩子的教育,所以他们的愿望一定更高。 如果你在学校不给,我就付钱,然后到学校外面去。

追求更好的教育并没有错,但麻烦的是阿卡索,在追求高等教育期望的过程中,对“功利主义”的追求始终是一个阴影,而名校综合体就是其核心表现。 更好的教育可以简化为各级名校,而且必须从小开始,名牌幼儿园、名牌小学、名牌中学,最好是名牌大学,甚至是清华北大,而且路径往往是极其功利的学习。 培训、应试教育、选校热都与此有直接关系。 繁重的学习负担无非是这种功利追求的体现。 这和应试教育的起源一样,不是教育。

很多人说,父母都是被迫的。 优质资源的短缺、好学校的缺乏、应试教育体系让家长们抓狂。

这种说法很流行,但可能站不住脚。

据美国媒体报道,纽约有400多所补习班,其中不少是近年来随着中国移民的增加而新增的。 新增的补习班主要集中在法拉盛和日落公园……都是华人高度聚集的地方。 辅导内容也是根据当地各种入学考试:纽约高中入学考试,AP,SAT等。在旧金山和洛杉矶,就像我们北京和上海的很多公立学校前面都有很多培训课程,几乎都是中国人和韩国人组织的。 笔者熟悉的一家中资培训机构年收入已超过1000万美元。 其主营业务有两项,一是考试辅导,二是高考辅导。

所谓优质资源均衡就没有择校、没有负担的说法并不值得反驳。

教育资源的绝对平衡是不可能实现的。 把所有大学都变成清华北大也是一个梦想,永远不可能实现。 “学区房”这个词不是我们发明的。 它来自美国。 美国那么发达,但学校差距还这么大? 为什么会有学区房? 美国有3000到4000所大学,但新闻报道中排名的只有300所。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在名单上。 差距不是很大吗? 我们中国家长追求的往往是前100名,连前200名我们都接受不了。

当然,对于很多家长来说,确实是被迫的,但并不是教育本身。

如果孩子没有上好学校,他或她可能就没有好工作,也可能没有美好的未来。 中国的父母处于一种集体焦虑的状态,所以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为孩子赚更多的钱。

如果各个行业的社会地位和收入差距很小,当白领和蓝领的收入没有太大差距,而且社会保障体系极其完善的时候,我们的父母肯定不会如此着急,他们就不会功利地计算去哪所学校或者做什么工作。 。 孩子们的负担肯定会大大减轻。

这个模型是芬兰。 近年来,在中国进行教育研究和改革时,如果不提到芬兰,几乎已经过时了,但我对此提出质疑。 芬兰的很多教育理念确实与众不同,而且非常理想,但这种教育理念与其社会理念是一致的,也与其社会发展水平和保障体系有关。 2016年芬兰人均GDP排名世界第17位,中国排名第74位。 在这个高福利国家,工作者和不工作者之间的收入差距并不大。 如果你生病了,你的工资将会减少,直到你康复并上班。 在此背景下,芬兰人民的教育追求和教育理念不可避免地不功利。

但回想起来,这是一个教育问题吗? 社会分层日益加剧,收入差距悬殊,不同的背景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进入的行业和层次,所以家长们都在想尽办法加大投入。 这不是教育造成的。 教育成了替罪羊。 大家都在努力通过教育赢得竞争的第一关,通过教育赢得未来的社会竞争。 说白了,这种盲目的追求与教育无关。

所以说,减负和应试教育几乎是一样的。 表面上看,这是很多家长的一场斗智斗勇。 事实上,它是在阻碍功利教育理念和思想,阻碍功利教育竞争。 从本质上讲,这是试图用一种教育方法来调整和解决许多复杂的社会问题,难免受到批评。

不可否认,收入和社会地位的悬殊,让家长对孩子未来的发展更加焦虑,最终把重点放在教育和择校上,最后成为一种负担。

英语专业去培训机构就业好不好_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和应试机构区别_应试类英语培训机构

03

为什么小学是中小学生的重灾区?

关于减负问题,有一个很有趣的社会现象。 家长们同时反对减轻负担。

2009年初,在制定中长期教育规划纲要的重要座谈会上,一位小学六年级的家长在谈到女儿因工作原因而得不到充分休息时,泪流满面。面对繁重的学习负担。 女儿同时上六七个辅导班,确实很辛苦。 我问这位家长,这些补习班有哪些是学校要求的,哪些是你自己报的? 结果都是超级妈妈亲自报告的。

一方面,家长抱怨负担重; 另一方面,他们基于过高的期望,继续给孩子施加更多的负担。 一方面,补习班在广告上讲提高成绩、补课; 另一方面,他们谈论给孩子一个幸福的童年,并且存在许多分裂的口号。 这是中国的现实,也是中国教育需要面对的困境。 这也是我们的减负政策不断被人津津乐道的原因之一。

在减负过程中,我们还需要关注一些可能导致家长反弹的普遍减负做法。

在减负管理过程中,由于认知偏差等原因,一些减负措施出现了一些偏差,客观上增加了负担,容易引起家长的反对。

考试就是其中之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试和试题的难度就和负担直接挂钩了。 说到考试,就被认为是增加负担。 因此,考试尽可能取消。 取消入学考试可能会带来更多负担。 学习负担​​重。

调查显示,目前中小学生负担以小学最为严重,高中负担最轻。 为什么? 好未来(学而思)的主要收入来自义务教育阶段特别是小学高年级的培训。 是什么原因? 值得深思。

原因之一是没有入学考试。 每个人都想上一所好学校,但好学校也想招收好学生。 因此,各种作弊班、各种特长班、各种竞赛班比比皆是,无形中增加了学生的数量。 更多的负担。 教育部近日下发通知,明确要求2020年取消所有专科招生,这是针对各类专科培训课程的针对性措施。 相比之下,高中只有一次高考。 孩子不用上那么多辅导班,负担也比较轻。

04

应试类英语培训机构_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和应试机构区别_英语专业去培训机构就业好不好

不宜一味要求降低选拔考试难度

考试就是负担的代名词,很多基础考核也被叫停。 在教育基层,也失去了评价教师教学质量的一个基本手段(不能要求人人都是教育者,而用综合评价)。 客观地说,也导致了农村基层教师的松懈、磨蹭,教育治理的下滑,也带来了负面声音。

考试难度与负担没有直接关系,但也被列为减轻负担的选项。 盲目要求降低试题难度,特别是抽查考试不断程式化、水平化、简单化,都是表面的减负措施。 事实上,他们可能成为应试教育的重要推动者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和应试机构区别,从而加重负担。

相反,在高考中,我们很难看到任何培训机构成为主导。

当考试不能通过简单机械地答题来得分时,就是最大的成功,也是最大的减负。 不能答题其实是最大的减负,而不是简单。

在减负上,也要避免陷入“拉美”陷阱,不能以低水平的学校教育作为减负的标杆。

在近几十年的教育管理中,我们很多专家经常讲英国、美国的教育多么容易,他们也喜欢以此来指导中国。

更何况,美国最优秀的精英大多主要是在私立学校接受培养的。 私立学校标准高、要求严。 即使是要求相对宽松的美国公立学校,也普遍为成绩优秀的学生开设“天才班”。 学生有不同的发展空间。 更重要的是,近几十年来,历届美国总统都无情地拒绝过分强调安逸而质量下降的公共教育。 小布什执政期间,对公立学校采取的整顿措施是评估。 公立学校的资金数额是通过评估学生的表现来确定的。 奥巴马公开批评:每年有一百万高中生辍学,美国学生在数学等科目上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 如果这就是美国教育的未来,我不会接受! 奥巴马政府在呼吁推迟一小时开学的同时,还推动政府资助的特许学校建设,以提高中小学教育质量,让家长有更多选择。 特朗普上台前,曾无情地拒绝公立中小学。 上台后,他聘请德沃斯担任教育部长。 这位饱受争议的部长倡导的是教育券政策:给家长钱,让他们用脚投票。

在我们猛烈批评我们奥数的同时,英国却聘请中国数学老师来英国任教、任教。 卡梅伦首相在卸任前公开猛烈批评那些认为可以用计算器代替学习中文乘法表的人,并呼吁英国教育界多一些虎妈精神。

因此,减负时也要注意,不要追求绝对的轻松、无负担,也不应该效仿英美等国已经被证明错误的做法,或者正在纠正和反思的做法。他们的做法,为我们减负做榜样。

一位日本朋友曾愤怒地谈到日本的减负。 一个初一的孩子英语成绩满分。 他原本满心欢喜,但看到试题后,却很生气:大小写字母答对了26个,相当于100分。 复旦大学老师陆毅(分数、专业设置)在谈到日本30年减负的后果时,也谈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学生的负担增加了,家长的负担也增加了。尤其是经济负担明显增加。 更重要的是,日本减负的一个重要后果就是国退民进、私立学校的崛起。 30年前,在为东京大学提供学生的前20名中学中,有17所是公立的,3所是私立的。 但负担减轻30年后,这个数字完全逆转,公立学校只剩下3所。

在过分强调公办教育保基础教育、一刀切减负等各种不当教育管理措施的指挥下,一些地方开始出现类似国退而进的现象。人民的。 最好的中小学已经开始被私立学校所占据。 这值得我们高度警惕,也是违背我国社会本质的。

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和应试机构区别_应试类英语培训机构_英语专业去培训机构就业好不好

05

减轻负担有错吗? 应该如何合理减轻负担?

这种反弹或多或少反映了老百姓对减负背景下学校教育质量下降的担忧。

减轻负担有错吗? 差异化减负、精准减负是化解减负误区、化解家长反对意见的有效途径。

很多人反对给政府减负,认为减负是伪命题,干涉了家长和学生的基本权利。

不过,减负首先强调的是减少不必要的负担,而不是阻碍学生更多地学习。 减负就是实现全面成长,减少重复训练等不必要的负担。 政府必须承担起政府的责任——我们应该提供什么样的教育? 我们应该引导孩子和家长走什么样的成长道路? 各级政府始终需要采取行动。 这也是我们几十年来孜孜不倦地努力,而不是一味地忽视它、任其发展的根本原因。

我们要坚持减负的精神,但在一片反对声中,我们确实需要思考如何减负。

首先,要差别化减负,支持合理诉求,比如有更大追求的诉求。 无论出发点如何,我们都需要认识到这一现实需求。 我们需要认真考虑在学校教育体系内最大程度地满足它,而不是到处。 算计,一刀切必须减少,他们必须轻松愉快,因为这不是他们想要的。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需要考虑如何提高师资水平、提高学校教育治理水平作为最基本的减负措施。

减负关键是消除不合理。 比如,目前辅导班的治理中,其中一个重点就是禁止早教、早学,同时要求学校不能从头开始教学,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思路。 这是为不想多学或提前学而被逼的家长和学生减轻负担的精准减负。 又如取消高考特长生招生、禁止举办部分学科竞赛等一系列新政策。 事实上,他们针对的是各种训练课程,这意味着精确的攻击。 这是值得肯定的。

在减负问题上,我们需要拿出长远的规划和决心,解决一个根本问题——父母的问题。 一是教育观念特别是功利主义教育观念的问题,二是期望过高的问题。

这里有一个正确定位的问题。 过去专业英语培训机构和应试机构区别,人们对上大学感到担忧。 在大学即将普及的时代,家长们纷纷要求去更好的大学家长为何反对减负? 谁是培训机构的大帮手?,比如北大、清华。 有追求固然好,但我们要有清晰明确的定位。 每年参加高考的940万考生中,清华大学和北大仅招收了7000多人。 但很多家长仍然盲目地朝这个方向前进,徒增负担却始终不见成效。

当然,解决观念问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不仅仅是我们教育的问题。 还需要社会本身的进步、社会阶层分化的缩小、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 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家长的根本焦虑。 回顾过去20年,展望中国未来的发展,其实没有必要紧张。 中国未来的发展我们可以预见,所以不必有太多的担忧。

这次公众反对减负,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提醒我们哪些地方做得不好,不该减的地方减了,或者做得不对,不减反增,就会引起反对,及时调整我们的减负政策。我们相信,采取一些形式化、一刀切的减负举措,推动更加合理差异化、精准减负,会赢得人民群众的认可和支持。

标签: 高考 数学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